兴证宏观:全球进入负利率时代 哪些投资逻辑在变化?

摘要

今年全球央行再次宽松,这在2008年之后已并不是新鲜事物。但值得关注的是,在全球逐步进入“负利率”环境之后,市场的一些投资逻辑开始发生变化。

  今年全球央行再次宽松,这在2008年之后已并不是新鲜事物。但值得关注的是,在全球逐步进入“负、工业金属之外--价格都是上涨的。

  但货币宽松的背后,是经济复苏预期的减弱。从主要经济的经济超预期指数、经济同步指标来看,美、欧、日、中国等主要经济体基本面,在今年二季度之后都有不同程度的放缓迹象。换句话说,货币宽松实际上是确认了“全球经济增速放缓”这一事实。而地缘政治摩擦压力,也导致全球投资人对于经济基本面的长期前景更加谨慎。

  而且,与2008年之后的小周期下滑不同的是,本轮经济下滑中发达经济体下滑更为明显。除了欧洲自2018年以来已全面走弱以外,近期银行在过去五年也仅维持均值为0.2%的ROE水平。

  •   更重要的是,长期低利率环境使得投资者对全球央行维系的货币体系担忧上升。就像一个公司的大股东通过自有资金救助公司,其本质是大股东用资金的信用为公司背书一样,中央银行印钱救经济的本质,是中央银行透支资金的信用为经济背书。如果最终经济能起来,则皆大欢喜。但如果经济一直起不来,则中央银行—纸币体系—的信用就会受损。从这个角度来说,加密货币的兴起、黄金的受追捧,可能意味着投资者在试图对冲全球货币体系潜在的“尾部风险”。至少在当前来看,短期似乎还看不到这种尾部风险明显下降的迹象。

  •   特朗普以及上提及美国1977年《国际紧急经济权力法案》(International Emergency Economic Powers Act, IEEPA),进一步强化了这一认识。而在全球弱需求“以邻为壑”,尤其是美国试图将内部矛盾向外转移的过程中,这一认识将加剧全球投资者对当前货币体系稳定性的担忧。事实上,2015年之后,我们看到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作为当前货币体系中的“标志性”资产——美国国债,在2015年之后尽管仍在继续扩张规模,但其增量几乎完全由国内投资者所增持,这背后可能已反映一部分对于当前货币体系的担忧。

  •   整体来看,在2008年全球货币大幅宽松之后,权益资产、债券、房地产资产等大类资产均经历了大幅扩张。但在全球逐步进入负利率的环境中,市场的投资逻辑开始发生一些变化,债券的“负利率”以及权益资产的“类负利率”使得“零利率”资产——黄金——的性价比上升。同时,更重要的是,在全球货币宽松进一步深化的过程中,加密货币的兴起,黄金的受追捧也显示市场也开始担忧当前货币体系的“潜在尾部风险”。

      风险提示:发达经济体推出大规模财政宽松。

    (文章来源:王涵论宏观)

    (责任编辑:DF078)

    郑重声明:东方财富网发布此信息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