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商行IPO“一退一进”背后

- 编辑:admin -

农商行IPO“一退一进”背后

摘要

【农商行IPO“一退一进”背后】5月28日,证监会网站披露已接收广东南海农村商业银行(下称“南海农商行”)的《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材料。而在前一天(5月27日),天津证监局发布了天津滨海农村商业银行(下称“滨海农商行”)与瑞信方正证券的上市终止辅导协议。2011年就启动上市辅导的天津滨海农商行为A股IPO按下了暂停键。面对A股IPO,两家农商行“一进一退”,是什么让他们做出了不一样的选择?目前农商行在IPO过程中又面临哪些难点?(国际金融报)

  5月28日,证监会网站披露已接收广东南海农村商业银行(下称“南海农商行”)的《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材料。

  而在前一天(5月27日),天津证监局发布了天津滨海农村商业银行(下称“滨海农商行”)与瑞信方正证券的上市终止辅导协议。2011年就启动上市辅导的天津滨海农商行为A股IPO按下了暂停键。

  面对A股IPO,两家农商行“一进一退”,是什么让他们做出了不一样的选择?目前农商行在IPO过程中又面临哪些难点?

  1

  滨海农商行“退”

  据天津证监局网站5月27日消息,滨海农商行拟终止与瑞信方正证券关于该行首次公开发行A股并上市的辅导协议。

  该协议显示,滨海农商行与瑞信方正证券于2011年1月签订A股上市辅导协议。由于滨海农商行发展战略调整,经双方协商,拟解除原辅导协议及双方就本项目签订的其他协议,并终止相关辅导工作。

  关于滨海农商行终止上市辅导的具体原因,《国际金融报》记者联系了该行办公室相关人士,但截至发稿,暂无回复。不过,该行对外表示,正在“按照证监会要求,推进混合所有制改革,待条件成熟之后,再择机上市”。

  滨海农商行成立于2007年,是一家以国有股权为主导,外资和民营企业参股的混合所有制商业银行

  截至2018年末,滨海农商行前五大股东分别为天津滨海新区建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天津临港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天津房地产集团有限公司、天津恒达伟业投资有限公司和天津航空有限责任公司,持股比例均为9.93%。

  记者查阅天津证监局官网发现,瑞信方正证券最新披露的滨海农商行上市辅导工作进展汇报是在2017年12月。该报告显示,瑞信方正证券协助该行在2015年底完成了一轮增资扩股,并表示该行正积极推进引进战略投资者工作。

  关于下一步工作,瑞信方正证券在报告中指出,包括继续督促滨海农商行完善公司治理和制度建设,健全风险管理体系和内控机制,进行规范运作。

  联合资信评估有限公司曾在2018年7月发布的报告中表示,滨海农商行正在推进新一轮增资扩股方案的落地,计划引入实力较强的企业作为战略投资者,预计2018年内完成。“但考虑到本次增资扩股方案审批流程的周期较长,未来方案的落地仍存在一定不确定性”。

  据悉,近年来滨海农商行风波不断。继“侨兴债”被罚没1.6亿元、前行长的割腕自杀等事件后,此前还有消息称滨海农商行副行长方堃被警方带走调查。

  联合资信在《2018年跟踪信用评级报告》中指出,因融资主体侨兴集团已构成实质性违约,滨海农商行此笔投资业务已形成不良,拨备计提压力快速上升,对其整体盈利水平造成较大的负面影响。

  2017年,该行营业收入净利润分别为21.22亿元和5.04亿元,分别同比下滑46.34%和41.78%;2018年,该行营业收入、净利润进一步减少,均同比下降逾20%,分别降至17.19亿元和4.03亿元。

  资产质量方面,年报显示,截至2018年末,该行不良贷款率为2.26%,较2017年末微降0.03个百分点。不过,拨备覆盖率较2017年末下降23.47个百分点至153.1%,接近监管红线。

  从资本水平来看,该行面临补充压力。截至2018年末,该行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3.28%、8.61%、8.61%,较去年分别下降0.26个百分点、上升0.06个百分点、上升0.06个百分点。而该行一季度信息披露报告显示,截至第一季度末,上述指标分别进一步下降到13.03%、8.51%、8.51%。

  2

  南海农商行“进”

  在滨海农商行按下“暂停键”的同时,南海农商行则正在进一步推进IPO事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