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华生物:上市之路不平坦

- 编辑:admin -

康华生物:上市之路不平坦

  截至目前,科创板受理企业已逾百家,但申报企业质量良莠不齐。其中,民生证券保荐的成都康华生物制品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康华生物)被指陷入疫苗贪腐案,上市之路不平坦。

  前总经理为获批文曾行贿

  康华生物是一家开发、经营一体化的疫苗生产企业,主要产品包括冻干人用狂犬病疫苗(人二倍体细胞)和 ACYW135 群脑膜炎球菌多糖疫苗,其中冻干人用狂犬病疫苗(人二倍体细胞)为公司核心产品。

  资料显示,2008年,康华生物冻干人用狂犬病疫苗(人二倍体细胞)取得药物临床试验批件,2009年申请境内注册该注射剂,直到2012年4月28日,该药品最终获批注册。而正是公司的这一核心产品,其获批是通过大额行贿时任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药品注册司生物制品处处长尹红章换来的。2017年6月,尹红章因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0年,牵出了康华生物大额行贿的这桩旧事。

  南方周末在2017年的报道《疫苗贪腐案,多家上市公司中枪一人把关报审,全家一齐受贿》中称,2011年12月,成都康华生物制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成都康华)总经理周蓉,拎着一个纸袋来到成都锦江宾馆。她以有事“咨询”为名,终于在酒店大堂等到了参加会议的尹红章。

  见面后,周蓉先是介绍了公司的情况,之后委婉地提到,公司的一项疫苗未获得审批,请尹红章“理解”和“支持”,并将“土特产”送给了尹红章。纸袋里装着5万元现金。

  按照尹红章的供述,此后经他签字审批,成都康华生产的疫苗通过了技术审评。

  对于上述行贿事件,康华生物的招股说明书只字未提,相反,招股书称,前总经理周蓉因为年龄原因已经于2017年5月退休。但公开新闻却显示,2018年9月,康华生物疫苗研发中心及生产基地项目签约温江。成都康华生物制品股份有限公司常务副总裁周蓉,副区长丁宁参加签约仪式。

  毛利高、推广费高,研发费用低

  报告期内,靠着冻干人用狂犬病疫苗(人二倍体细胞)这一核心产品,康华生物的毛利率高达90.72%、89.46%及 94.44%。

  高额的毛利率背后,还有研发费用和推广费用的严重畸形。招股说明书披露,2017年,公司用于研发的费用仅为427万,占总营收的1.63%。相反,用于所谓学术推广的推广服务费近几年大幅上涨。数据显示,2016年至2018年,公司推广服务费金额分别为 2,212.72 万元、9,474.63 万元及 19,032.74万元,占销售费用比例分别为 73.81%、85.51%及 76.89%,占主营业务收入比例分别为 23.81%、36.18%及 34.02%。所谓的学费推广费竟然是研发费用的几十倍。

  2013年,跨国药企葛兰素史克爆出“行贿门”,“学术推广”即是行贿途径之一。医药行业公司的技术、学术推广费一直都是贿赂高发区。康华生物2018年近2亿的学费推广费究竟用在哪里不得而知,但可以知道的是,康华生物的狂犬病疫苗价格高昂。2018年,北京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采购招标价高达276.70元。(每支?)

  疫苗产品因存在缺陷被起诉

  近年来,康华生物还曾涉及多起疫苗事故诉讼。2014年11月19日,上海一位34岁复旦女硕士因接种成都康华生物制品有限公司刚上市生产的人二倍体细胞狂犬疫苗后,发生严重的全身性过敏性皮炎、突发性耳聋、缺氧缺血性脑病、癫痫等严重疾病,患下终身残疾。

  2014年9月21日,儿童邓雅池父母接到了本村关于儿童接种康华生物生产的“迈可信”ACYW群脑膜炎球菌多糖疫苗,引发过敏性紫癜性肾炎这一长期性疾病。邓雅池父母向当地法院提起诉讼,法院判决认为,康华公司生产的疫苗存在缺陷是导致邓雅池发生过敏性紫癜性肾炎的主要原因。

(文章来源:经济导报)

(责任编辑:DF064)

郑重声明:东方财富网发布此信息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