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曾经的私募“大佬” 害苦了不少上市公司

摘要

【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曾经的私募“大佬” 害苦了不少上市公司】2019年5月的最后一周,随着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一纸《关于注销20家异常经营私募基金管理人登记的公告》,一些曾经高调张扬的私募大佬,终于谢幕。由于注销后不得重新登记,这次的谢幕显得格外彻底。(上海证券报)

  2019年5月的最后一周,随着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一纸《关于注销20家异常经营私募基金管理人登记的公告》,一些曾经高调张扬的私募大佬,终于谢幕。由于注销后不得重新登记,这次的谢幕显得格外彻底。

  被注销的名单中,包括:广州市创势翔投资有限公司;总经理高调亮出“原福建涨停敢死队领军成员”身份的福建旭诚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喊出做“独角兽搬运工”的春晓资本系重要平台北京春晓汇商股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2017年7月至2018年2月,参与约20家上市公司定增的深圳前海瀚熙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曾经,他们染指的上市公司不下135家,而今,却留下一团乱麻。

  深陷的*ST九有

  北京春晓汇商股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简称:春晓汇商)被注销私募基金管理人登记,首先祸及的上市公司是*ST九有

  2017年8月,春晓资本的运营主体北京春晓金控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简称:春晓金控),以7.5亿元收购了九有股份19.06%的股份。交易完成后,春晓资本实控人韩越,成为*ST九有的实控人。而根据2017年8月29日披露的《九有股份详式权益变动报告书》,春晓汇商设立时与春晓金控设立时的股权结构完全相同。目前,根据天眼查显示,春晓金控100%控股春晓汇商。

  但是,曾经大肆开启买买买模式沉浸在“独角兽搬运工”享受中的春晓资本,在2018年8月因染指君融贷、聚财猫等P2P网贷平台先后爆雷。

  2018年10月9日,*ST九有披露公司实际控制人韩越因集资诈骗案被捕;

  *ST九有2018年年报被出具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和否定意见的内控审计报告,前途难料。

  春晓资本的“跌落”还影响到了另一家上市公司天泽信息。2016年11月,天泽信息与春晓汇商联合设立深圳春晓天泽管理咨询有限公司(简称:天泽管理),基金总规模暂定为3亿元人民币,增加出资不超过10亿元人民币。

  现在,直接合作者春晓汇商被注销基金管理人,基金今后如何合法运作?

  贝洲投资的“连环套”

  因为“期间届满未提交专项法律意见书”被注销基金管理人登记的上海贝洲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简称:贝洲投资),其法人姚坤杰的介绍是这样的:“连续创业者、天使投资人。贝米钱包联合创始人、CEO。”

  整个事件看起来都由贝米钱包“撬动”。2015年3月贝米钱包正式上线,2016年3月贝洲投资成立。

  有意思的是,2017年6月至2018年3月间,姚坤杰出现在70多家新股线下配售中签名单中,算下来,2017年11月和12月两个月姚坤杰合计动用的打新中签金额近30亿元,打新“运气”不是一般地好。

  但好景不长。2018年7月13日,贝米钱包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被立案侦查,目前冻结了贝米钱包和涉案人员17个涉案银行账户资金,贝米钱包法人崔炜被捕,公司未兑付本金约为40.9亿元。

  而随着贝洲投资被注销基金管理人登记,顺藤摸瓜发现,*ST升达的股东也出事了:5月30日,贝米钱包在其官微上发布公示函,称*ST升达的大股东四川升达林产工业集团属于贝米钱包“恶意逾期借款方”之一。

  但这似乎并不是卷入贝洲投资“连环套”中的全部上市公司和股东。记者查阅上市公司公告发现,疑似涉及贝米钱包资金危机的上市公司股东还有*ST中安大股东深圳市中恒汇志投资有限公司,2019年2月21日,*ST中安发布涉诉公告称崔炜申请冻结了已经不属于中恒汇志的*ST中安4869.16万股股份。